十月

转眼一年过了三分之二。原来时光在虚度之中是过得最快的。不知道黑格尔是不是真的说过那句话,但蛮准确的,人们在历史中唯一吸取的教训,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。别人不知道,用在我身上特别合适。

我好像生命中不止一次向下探,最早的一次是小学三四年级,打救我的是我在天台上看见妈妈坐在地上哭,一言不发。我不想她那么绝望,于是慢慢也就有了希望。但好景不长,到了初中我就又打回原形了,可幸最后遇到了很好的老师,还有一帮好同学,又顺利过关。之后就糊里糊涂,没能像过去两次那么幸运,能够找到一个彻底激发自己持续坚持的情绪,再怎么打气,再怎么假想敌,好像都无济于事,我都在想,我是不是完蛋了。

从去年开始我又捡起了邮票,直到现在几乎收全了过去想要的那些。一年过去的今天,面对已经拥有的几大本,开始在想它的意义何在?极大的满足之后,我在想为什么需要那么多,又为什么还坚持,这会儿都开始跟随着市场的走势,不再对它的本身感兴趣,继续来做什么呢?不如就开始做减法吧。想不到连爱,都是被带着走的,这多少让自己沮丧。

感觉好久没写博客了,表达的欲望越来越稀薄,记忆好像也越来越经不起考验。好像也很久,没有死盯着一个东西很久,也或许,从另一个层面,是因为死盯了一个东西太久,或是死盯错了,才挤压了死盯另一些东西的精力。

春雷哥说,放纵无所谓,但不要一直放纵啊,收一收一下也好吧,就一下。好吧,我就试着收一下。


2 comments

  1. 普er说道:

    加油阿。
    关于写日记这件事,就像条件反射。开心时不会记得写,于是写下的日记都是关于不开心的记忆。这样也不是很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